2023年光伏:产业链跌价、行业洗牌加速、“跨界者”止步


发布日期:2024-02-08 06:36    点击次数:198


  2023年行至岁末,对于光伏人来说,这或许是艰难的一年。

  回股全年,硅料价格于春节后拐头下行,溃堤于二季度并向下传导,引发全产业链价格下行,各环节产品价格几乎全线“腰斩”。目前,P型硅片持续累库且跌势不止、组件价格跌破1元/w、电池价格仍在探底……有部分企业率先减产、关停,也有企业运用自有现金努力维持产线运转以争夺市场份额。

  光伏三季报业绩“失速”的表现实际已经给投资者敲响警钟——行业已进入洗牌淘汰赛,老旧产品库存面临出清,产品维持跌价将考验企业的现金储备度,挑战接踵而至。

  二级市场中,光伏板块全年单边下跌,截至12月18日收盘,光伏板块总市值年内蒸发近1.2万亿,Wind光伏指数年内累计下跌31.45%,规模最大的华泰柏瑞光伏ETF(515790)跌逾40%,近30只股年内下跌超过40%。

  似乎一切都在表明,2024年光伏业将陷入低迷,部分环节厂商可能出现亏损。

  产业链价格溃堤

  光伏主产业链的各环节价格紧密相扣,上游硅料价格波动对产业链价格影响深远。

  2022年光伏产业链价格先抑后扬,硅料价格暴涨,“鲸吞”产业大头利润,令下游组件备受成本压力,而在2023年,硅料环节由盛到剩,价格较最高点(约33万元/吨)狂泻约80%,产业链全面降价。

  根据工信部发布的数据,今年9~10月全国硅料、硅片、电池、组件产量同比增长均超过60%。如此供大于求的背景下,光伏产业链价格持续走低,电池等环节的多数厂商难以盈利。

  受新增产能释放及开工率调整影响,硅料在第二、三季度出现急跌,迅速逼近成本线,最低价格跌破6元/吨,跌速与跌幅均令市场始料未及。目前硅料价格已经稳定在6万元/吨上下,N型硅料成交情况仍好于P型。

  长期来看,硅料过剩的局面难扭转。硅业分会预计,2023年底国内硅料供应量将达160万吨,可支撑光伏装机量630GW。据第三方咨询机构预测,今年全球光伏新增装机约400GW。

  通威股份(600438.SH)、大全能源(688303.SH)等硅料巨头去年的利润规模笑傲全行业,今年三季度却严重失速。通威股份出现上市以来首次三季报利润同比下滑,公司第三季度的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高达68.11%,第三季度净赚30.31亿元,上年同期为95.01亿元。

  硅片是硅料的直接下游环节,价格年内“腰斩”,且仍在持续下行。隆基绿能(601012.SH)今年2月的P型M10硅片报价为6.25元,到了9月份该产品报价仅为3.1元,此后再未更新过报价。隆基绿能与TCL中环(002129.SZ)第三季度的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44.05%、20.72%,均为近10年以来首次。

  11月中旬以来,硅片端处于持续累库的状态,基于硅料厂排产计划,市场对硅片价格后市依然悲观。InfoLink上周的光伏价格评析中指出,市场仍在观察后续硅片厂家的减产幅度,预期本月中旬生产厂家将有可能因为库存因素开始规划减产,料本周价格有机率下行到每片3元。

  跌价影响下,多数电池厂商已经无法盈利,当前各家的库存水平仍不一致,部分厂家库存缓慢上升,由于库存以P型电池为主,P型与N型电池的价差扩大,来到约每瓦0.1元左右。据了解,因扛不住跌价,部分厂商将老旧PERC产线关停以避免持续的现金亏损。

  直面终端客户的组件厂,去年被高额成本压得喘不过气,不到一年,组件价格跌破了1元/瓦,约为上年同期50%。根据InfoLink数据,目前国内182mm PERC单面组件价格为0.9元~1.08元/瓦,TOPCon组件价格为0.93元~1.15元/瓦。

  光伏行业步入调整期的同时,也正值新技术迭代期,各环节N型产品的需求、价格波动都明显好于P型,部分厂商迅速调整生产计划转向N型,个别产品环节甚至还呈现N型产品供应短缺的现象。

  新玩家退出、行业加速洗牌

  过去两年,光伏行业盛极一时,政策与资金推动下,行业赚钱效应不断提升,跨界“追光者”的数量不断增长。据不完全统计,2022年至少有80家A股公司宣布跨界光伏产业,囊括能源、白酒、地产、家电、玩具、乳制品、印刷、电子设备等多个领域。

  这些新玩家主攻新一代技术电池、组件,参与的方式多数是招兵买马、建产线,从上游硅料硅片到下游的光伏电站都有布局。其中绝大多数属于完全概念,不乏“蹭热点”情形,极少数公司是为拓展业务版图。

  A股跨界转型成功者寥寥无几,更多企业倒在前行路上。在2023年光伏产业链价格下行、亏钱风险不断扩大的背景下,曾经宣布跨界的公司选择止损,多数宣布终止计划。

  11月,金刚光伏(300093.SZ)也发布公告称,综合考虑公司实际情况和资本市场及相关政策变化因素,决定终止定增事项。公司原拟定增募资不超过20亿元,用于投资年产4.8GW高效异质结电池及1.2GW组件项目等。

  奥维通信(002231.SZ)2023年初宣布“追光”,又于6月份宣布终止筹划重大资产重组,公司原计划与熵熠(上海)能源科技有限公司,投资建设5GW高效异质结(HJT)电池及组件项目,投资金额约4.1亿元。

  乳品公司皇氏集团(002329.SZ)去年8月曾宣布拟斥资100亿制造20GW TOPCon电池项目和2GW组件项目,令其股价在不到90天内由3.9元涨至约11元。皇氏集团在10月18日回复深交所问询函中提及:国内TOPCon电池产能正加速释放,产品单价较年初有了较大幅度下降,决定将有限的资源投入到保障公司未来持续发展的核心主业上,因此对原来的太阳能电池项目投资做出相应调整,转让安徽绿能控制权。

  从事包装印刷油墨的乐通股份(002319.SZ)原计划投入47亿跨界光伏,今年内将投资金额大幅调低至1250万元,几乎等于取消跨界。

  对于跨界“追光”退潮,某光伏大厂相关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说:“光伏行业的洗牌速度,让这些新玩家胆怯了,原以为拿出个把亿可以赚些快钱,但今年光伏产品跌价太快。现在来看,如果没有特别大的项目烂尾或搁浅出现,落后产能出清速度很难提速,调整期反而是一波三折的。”

  展望2024年光伏行业发展,上述光伏人士认为,产业链价格的波动再说难免,部分环节或可能再创新低,具体走势要看开工率和排产安排。“洗牌过程必然会有二三线的光伏厂商倒下,实际上每一轮产业周期都是头部企业份额提升、中小厂退出的过程,大龙头的资金和成本优势,能更平缓地熬过下行期。”前述光伏人士说:“任何市场都有买卖双方,以一方为主导的格局本就是失衡的,比如去年硅料价格暴涨,是典型的买方市场。但终端市场很难迅速适应降价或是涨价,光伏行业的下行期或者说衰退期演绎受影响的因素太多了,目前来看,2024年的主旋律是关于成本与盈利的平衡。”

  曾经涨得多狂热,如今就跌得多惨烈。对于热衷光伏的投资者来说,2023年是极为煎熬的,以为的抄底可能还是抄在半山腰。12月18日,华泰柏瑞光伏ETF创历史最低的0.79点,年内狂泻42.43%。板块86只股的年内平均下跌了30.6%,多达28只个股的跌幅超过40%。2024年继续行业洗牌的光伏板块又将如何演绎?